秋蝉梧桐

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
——辛弃疾《水龙吟》

历史控(然而却是个重度史盲),上下五千年环球范围基本通吃,主要产粮朝代是东晋和五胡十六国,有时会窜到北朝。

墙头极多,萌一切可萌之物。史圈本命是苻坚和谢安(然而一直在粉籍被销毁的边缘试探)。诗坛本命是屈原和李白,词坛本命是稼轩。近代文学本命是迅哥儿。

混迹历史衍生向的作品《黑塔利亚》和《中华女子学校》,黑塔圈本命王耀,女校的本命角色是西安北京和南京,主要吃各种古都组合。

主要业务是写文和画画,文如无特殊说明可转发,图可抱。

【端午节贺文】招魂

模仿《楚辞·招魂》的文体。
我希望以这种方式,致敬我们敬爱着的那位诗人

维五月初五日,余赴沅湘,上观云霓之昭昭,下览玄渊之浩浩。蕙兰生乎幽篁,杜若发于芳洲。草木滔滔兮风嫋嫋,江水湛湛兮云霏霏。

忽玄云四起,涷雨纷纷。余望而憭栗,曰:“何昼晦之杳杳兮,东君行以冥冥?”冲风飙举兮云浩荡,余冯飘风兮而上征。四面荒忽兮邈邈,寥廓兮而无见。过列缺之罅隙兮,遂见白霓之连蜷。余闻环珮琳琅,乃有一人冠切云之崔嵬,佩兰茝之芬芳,告我曰:“有人名正则而字灵均者在下,我欲辅之。其魂魄离散,汝筮与之!”

余跪敷衽而对曰:“愚闾左之鄙人,既无才德,复不习诗礼,君其难从。”

“其人也纯粹而好修,事君而不贰。吾愍其有志极而为群小之所雠,既愁苦兮以终穷,复怀沙砾而自沉。若必筮与之,恐后之谢,不能复用汝焉。”

乃端篝设缕,下招曰:

魂兮归来!去君之故乡,何为就远些?舍君之北山,而泝彼江潭些!

魂兮归来!汨罗不可以居些。幽薮鄣壅,修路忽远些。涌湍潏潏,江淩儵忽些。赴彼湘流,魂往必释些。归来兮!不可以止些。

魂兮归来!鄢郢不可以留些!菉葹以充佩纬兮,椒兰复无实而专佞些。固时俗之溷浊,惟夫党人之谗谀些。燕雀鸡鹜,踥蹀高张,巢堂坛以翔舞些!夏之为丘墟兮,两东门之繁芜些!归来兮!勿复心冤结兮而内自伤,顾州土兮而轸怀。

魂兮归来!西方之害,其民若虎狼些!关陇戎人,无江介之遗风些!櫜旗蔽日兮举长矢,拥崤函兮而躐四方些!鸣筝兮而诵《无衣》,击缶兮以诅楚些!席卷六合,并吞八荒,屠戮以娭,尽弃原野些!归来兮!恐自遗贼些!

魂兮归来!汉北不可以游些。鵩鸟自南,长路幽远而晦明些!归来兮!不可以留些。

魂兮归来!往者不可谏些。鲧疾修盈,而何能活些!昏微作诈,而后嗣逢长些!比干抑沉,而梅伯受醢些!天命反侧,归来!贞臣之见尤,自前世而固然。

魂兮归来!君不可远游些!帝閽倚阊阖,望君而延伫些!鸠鸩兮鸣逝,君恶其佻巧些!宓妃之无礼,日康娱以淫游些!归来!恐远集而无所止。

魂兮归来!济乎江湘,越溆浦些。乘舲涉沅,发辰阳些。击汰扬波,赴鄂渚些。步马兰皋,归乐平些。灵偃蹇兮,天门开些。瑶瑱璆锵,华采昭些。鸣钟鼓瑟,吹参差些。五音纷兮,永啸呼些。魂兮归来,反故居些。

天地四方,多贼奸些。魂兮归来!闲以静些。

归彼荆楚,安以定些。魂兮归来!乐不可言些。

蕙肴兰藉,酌桂浆些。木兰坠露,芳清馨些。秋菊落英,折琼枝些。魂兮归来!丽以先些。

弹琴縆瑟,吹参差些。叩钟调磬,援玉枹些。鸣篪吹竽,箫鼓和些。讴奏《涉江》,歌《采菱》些。应律《劳商》,倡《薤露》些。魂兮归来!譔《九歌》些。

危冠岌岌,饰缤纷些。宝璐熠熠,瑶华昭些。长鋏玉珥,佩陆离些。魂乎归徕!忧思移些。

兰滋九畹,蕙百亩些。薜荔落蕊,盈石泉些。芰荷旖旎,芙蓉发些。揭车杜衡,漫芷汀些。辛夷峻茂,桂信芳些。申椒宿莽,郁弥路些。魂兮归来!恣志虑些。

黄昏为期,乘骐骥些。遵道得路,思美人些。深顾难徙,反故乡些。魂兮归来!家南国些。

有熊之裔,高阳苗些。昭昭楚芈,江汉秀些。北望中原,南苍梧些。西领黔中,东吴越些。魂兮归来!凤凰翔些。

秉心壹志,得中正些。博謇好修,踵前王些。论道莫差,观计及些。君子祗敬,布德泽些。魂兮归来!国家为些。

威德赫赫,美政明些。善章四海,民心归些。灵修承风,追重华些。魂兮归来!反故居些。

乱曰:值此端阳兮,余望大江之洲渚。吊往者之逢殃,哀故人之纷错。余悲其忠而见谤,曾伤兮爰哀;慨其性之不可迁,心之不可迻兮。其修姱兮而质昭,道比于彭咸兮,志复似申徒。其文采与日月兮齐光,虽久远而可慕。江皋风起兮木叶下,波声洶洶兮分流乱,魂兮归来哀江南!

已而玄云逶蛇,青冥舒邈。既成礼兮,其人辞去。余乘凯风兮以自浮,而顾间维之超远。

忽堕地惊起而四望,惟觉时之芜泽,失向来之赫戏。乃见招具该备,绵络四散。余怅然而太息,聊逍遥于椒丘,捐画幡于极浦。念此事,遂作文以记之。

(注:本篇是第一视角,但叙述人并非本作者。由于本篇是楚人视角和主线,所以有黑秦言论,请大家不要在意)
(↑我没那个能耐)

【今日水词】永遇乐·长江

想尝试一下辛弃疾式玩梗,依旧没格律没平仄。

永遇乐·长江

吞波揽峰,烟雨苍莽,大江水横。逶迤万里,西出巴陵,东去绕台城。云卷千层,怒涛翻雪,雾起八方空濛。望楚天,茫茫无际,今夕露寒霜冷。

遥想当年,魏文驻马,堪叹南北分争。王濬楼船,越锥断锁,天下归一统。采石矶前,剑戟锋摧,三吴战鼓频仍。看今朝,风流人物,岁月峥嵘。

梗不用注了应该,四个梗一个三国,一个西晋,一个南宋,一个近现代。(←喂)

“自我得之,自我失之”
原话不是说他的,我却觉得这句话和他莫名地配。
大概从云龙门开始,他的每一次得到之后都会紧随着失去。
直到最终,一切离他而去,他在北方相当于踽踽独行。

【调侃】论对历史的兴趣来源

——“如何学好某一朝代的断代史?”
——“很简单,你只需要喜欢上一个人。”

【瞎扯·中国历史悲剧十五题】

请自觉按脑补对号入座。

1:以鲜血祭与改革成果的变法者
2:统一大潮之下各地域的反抗者
3:被时代抛弃的既得利益者
4:消失的少数民族
5:他人英雄故事里作为陪衬的牺牲品
6:自诩才高却郁郁不得志的文人
7:被鸟尽弓藏的臣子
8:折戟江淮的北方君主
9:南渡的北人
10:功高忌主的英雄
11:在权力博弈中堕落的君子
12:彼此背离的昔年故交
13:天祚已尽
14:江山沦亡
15: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给明天高考的各位送上一条东海大鱼!祝大家鲤鱼跃龙门!
(p.s:这个是我用热缩片做的挂件,看到这恶趣味的紫色眼睛了吗23333)

前秦人物群像系列装填中
p1邓羌p2张蚝。
这二位是那时候最重要的两位将领。邓羌大家也不陌生了,景略手下的得力干将,性情耿直粗犷的关中汉子,目测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那种人。所以外貌上设定成了粗眉毛死鱼眼(不)。他有个儿子叫邓景,后来也是当了前秦的将领。
张蚝是张平的养子,张平被镇压之后到了他秦当将军。此人有一些著名的黑梗在这里就不说了详细信息请百度)我推测他早期性格可能有一些病态和痞气,后来受到他秦各位的影响变得正直自信了起来。
邓羌最后一次在史书上出现是出任并州刺史,推测他可能死在了任上,并由张蚝接任。张蚝最后一次出现是在苻丕征讨慕容永前后,他那时担任太尉。推测他可能在苻丕死后战死或自杀了。
一件比较有趣的事情是,张蚝在桓温第三次北伐的后期袁瑾据寿春叛变时曾经到过八公山,那是前秦为数不多的几次前线失利之一,不知道对此事他会有什么感想……_(:3」∠)_

尝试性的画了个嘉宾。这个人真的很有意思
(为自己几乎从来没有为他产出而感到些许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