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蝉梧桐

草木悲感声飕飗,仆本东山为国忧。

完善了一下自家大同的设定。
p1是她的现代人设,p2北魏平城(场景为太和改制时她将魏班班长之位交予洛阳,后面围观的是邺)p3辽西京云州(场景为她与南京幽州(今北京)的相处)
云妹是非常令我着迷的城拟,历史上的她曾经金戈铁马一统北疆,直接奠定了整个华夏再度统一的基础。她对各地文化的包容也相当令人震惊。但是对自己地理位置和综合实力的自知让她放下权位,选择成为最亲近的旁观者,站在当局者身后。提到洛阳或者提到北京,大同的名字绝对绕不过去。她经历过许多苦难,但永远那么坚强勇敢而又温柔。
她是真的小天使。

(其余碎碎念:她是信仰很虔诚的佛教徒,虽然曾经失了智搞过灭佛,但她很快悔悟了,并且更加笃信。
她和洛阳,安阳,北京以及呼和浩特的关系很好,日常在一起叙旧。但她和西安的关系很差,好事者称这或许是因为西安与洛阳一直以来的亲近关系使她嫉妒。当然事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她非常喜欢星象,擅长唱歌并且会把历史编进歌里。不过自从在北魏时期因为写了一大堆校长黑历并且四处呱呱呱导致被该校长打了一顿之后她就不太敢碰历史了。
图设里面这个发型的刘海部分在北魏和辽金的壁画里都有很多出现,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表示。)
@ʙᴀʀɪᴜᴍº 求贝佬采纳wwwwww

【水词】自叙帖

比较暗黑负能的词。刷了一堆爱伦坡小说,于是想尝试一下这种风格。

原曲:十一号狂怒者by JUSF周存
填词:秋蝉

浮游于世间 无声呐喊 等待着此生荒芜的必然
孤独在人海 抛弃称赞 绝望尚未切身的悲惨
虚伪的假面 覆盖于腐朽淌血的笑脸
向心脏插入长剑

我曾
对着自己说 对着世界说 这样说 
一切都是我的过错
我为谁而活 该为何而活
这生活 将我的生命摧剥

我曾
对着自己说 对着世界说 这样说 
我的灵魂早已堕落
地狱的烈火 将泥淖烧灼
准许我 在天亮前杀死昨天的我

荒古的时空 生命蔓延
存在的是他还是我的妄念
将人性俯瞰 善恶的颉颃如此璀璨
为何仍继续隐瞒

我欲
希冀着远方 渴求着远方 向远方 
去践踏思虑的边疆
让眼泪流淌 让怯懦流淌 去流淌 
永夜再不会明朗

我愿
放逐到远方 叛逃到远方 去远方 
将丑陋的自我遗忘
生存的哀伤 历史的悲凉
压迫我 让我憎恶我劣毒的荒唐

我也
体会过苦厄 体悟过解脱
我执着 切割我心中的对错
何来那执着 又为谁执着
躲不过 我永远无法挣脱

我亦
试图深爱过 幻想深爱过
可是我 无力解开我的枷锁
他将对我说 是他对我说
他在说 不如以死亡来救赎自我

拿原作图黑一把。老镐的投食歌。
【秋蝉已被踢出长安保护协会】

【前秦】箜篌引


【文案】

苻坚妾张氏,不知何许人,明辩有才识。坚欲南下伐晋,群臣切谏不从。张氏进曰:“妾闻人君有伐国之志者,必上观乾象,下采众祥,愿陛下思之。”坚曰:“军旅之事非妇人所豫也。”遂兴兵,张氏请从。

及败于寿春,坚中流矢,单骑走至淮北。谓张氏曰:“吾今复何面目治天下乎!”潸然流涕。

关中大乱,贼寇掠三辅。坚帅骑数百与张氏及其子中山公诜、二女宝、锦出奔五将山。为姚苌所获,囚于新平。坚自以平生遇苌有恩,尤忿之,数骂苌求死,谓张氏曰:“岂可令羌奴辱吾儿。”乃先杀宝、锦。

姚苌遣人缢坚于新平佛寺,张氏及中山公诜并自杀。将士皆为之哀恸。

原曲:天涯
填词:秋蝉

【念白:箜篌所悲竟不还】

砧声远 鸣蜩声切
玉阶寒露长安月
天道崇远 妾意难解 忧心烈烈
孤城悬 怒涛翻雪 霜风陨秋叶
劝君莫举剑 成败因人言
国命自在天

落日塞尘起远戎
画角声咽 风吹雪
羽书星流 征人戍楼 衔枚浴铁

援枹击节蹋寒芜 草木枯河水截
烽度岭 鼓角鸣 淮南悲风饶旷野
鹤唳声碎鞍马伤 川流战骨叠

【念白: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男儿出门怀死忧
相顾垂泪 残兵归
咨嗟河梁 狂沙卷霜 剑折锋摧

孟津桃柳吹战尘 洛阳梨花凋残
守军叛 山河乱 紫骝踟蹰扬蹄难
遍地虏骑横刀笑 天厌长安

西岐山泽苍 龙血涂玄黄
时运命途 身分自当
半生契阔 妾愿随君入北邙

战云暗刀枪 朔风走苍茫
天道无常 社稷沦亡
此生彼世无相忘

【念白:渡河而死,其奈公何;堕河而死,当奈公何!】

梧桐相待老鸳鸯
青枫生浦上 红叶映白杨
麦秀黍离 平陵丘墟 燕栖画梁
剑断情劫 罗裾溅血 艳骨犹香
相识莫相违 黄泉无相忘

世世情未了 情归在长安
不见长安 妾心在长安

【闲扯】易燃易爆炸

前不久去慕名去看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故事里面的女主角娜斯塔霞让我想到了这首歌。这简直就是在说她啊。

盼我疯魔还盼我孑孓不独活
想我冷艳还想我轻佻又下贱
要我阳光还要我风情不摇晃
戏我哭笑无主还戏我心如枯木

赐我梦境还赐我很快就清醒
与我沉睡还与我蹉跎无慈悲
爱我纯粹还爱我赤裸不糜颓
看我自弹自唱还看我痛心断肠

愿我如烟还愿我曼丽又懒倦
看我痴狂还看我风趣又端庄
要我美艳还要我杀人不眨眼
祝我从此幸福还祝我枯萎不渡

为我撩人还为我双眸失神
图我情真还图我眼波销魂
与我私奔还与我做不二臣
夸我含苞待放还夸我欲盖弥彰

请我迷人还请我艳情透渗
似我盛放还似我缺氧乖张
由我美丽还由我贪恋着迷
怨我百岁无忧还怨我徒有泪流

描述里她“苍白忧郁的脸,深色的眼睛”,她与梅诗金公爵初见时的嘲讽戏笑,她把罗果仁的十万卢布丢进火炉的场景,还有她执著而矛盾的爱与憎,她最后的死,无不在撞击着我的内心。
她比茶花女更教人痴狂,她真是个俄罗斯人,只有那种寒冷黑暗又弥漫着辉煌晨光的地方才能长出这朵心头血凝成的红玫瑰啊。

【闲扯】初唐文字

真的,刷完《滕王阁序》之后我感觉王勃是最具有少年感的作者,这篇文章不是年轻人写不出来的。与它相比就连《过秦论》都显得太老成了。李白那种心态上的青春也和这种真实焕发的青春气息不一样。
年少轻狂有什么不好嘛,这个大熊孩子多可爱啊(不是)
以及初唐四杰真是各有各的好,非常喜欢杨炯的“牙璋辞凤阙”和卢照邻的“唯馀诗酒意”了,骆宾王不用说了,人生际遇令人感慨。
初唐的诗有不少句子都很有韵味,“长歌怀采薇”啦,“吾心似秋月”啦,“谁怜塞上孤”啦,还有“独有南山桂花发”,“千秋万古北邙尘”……那时候的人是真的不平则鸣,毕竟“谁能思不歌”嘛。

【前秦】虾扯知乎体

是跟风 @- 松梵

Q:

上司比自己年纪小很多是怎样的体验?

A:

谢邀。

我上司比我小十三岁,还是个少数民族——虽然我觉得唯一能证明他是少数民族的地方可能是他的身份证。毕竟他汉语讲得贼6,甩历史典故还甩得没几个人能跟上,完美破除了“少数民族小孩子都是靠政策的学渣”这个恶毒的刻板印象。

我遇见这孩子的时候他才十八,年少是真年少,大佬也是真大佬。至少我说什么话他都能听懂,呃,虽然聊着聊着他就蹭到我眼前恨不得把脸贴上来了。文雅点的说法这叫虚前席吧。

然而我真没想到他凑过来是为了跟我说“前辈您的智慧比您身上的虱子多多了!”这种混话,啧,熊孩子。

于是我就跟着他去了长安,(我不会说我一进城就被他家一票长辈给摁着拆洗了一通)呃,闲话不多讲。后来我被朝廷里一个姓樊的制杖喷了,他为我打抱不平居然当堂把底下人全给骂了个狗血淋头。从祖宗十八代骂到不配做人那种,有个倒霉的上来怼了几句,他居然抄起鞭子就抽了上去。至于那姓樊的混球,当然是被剁了。

你说我是该感动呢还是该骂他没教养熊孩子瞎犯混呢。

再后来我跟他经历的事就多了去了,跟你扯十天半个月都扯不完。总之,当他因为不知道哪个亲戚造反啊或者别的事气得满地打滚哭唧唧的时候,我就会习惯性地拿各种听他以前讲的心灵鸡汤安慰他几句——然后带几个人去把胡作乱闹的那帮家伙端掉。

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们搞了件大事。东边姓慕容的依我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先前有一个混不下去的溜过来想混口饭吃,我一看这缺牙就像个成天胡来的样,想着他以后在我上司面前天天晃来晃去我就觉得恶心。所以我想了个辙,打算做掉这家伙。我以为他死定了,但我上司居然轻易就把他!饶!了!天真幼稚傻孩子,连条大尾巴狼都认不出来,就等着这货以后坑死你吧,呸!

总之这仗是打起来了,他一个劲嚷着要跟过来,非得逞这个能。跟就跟过来吧,没想到他直接在前线玩了一把失踪。我当时都慌了,心想着这小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该跟谁交差。我大半夜的丢下军队去找他,结果他居然在和他老家那一帮大爷大妈烤着火炉撸串叙旧还吨吨吨灌酒。我的天哪,那种感觉就像你抓你家跑丢了的仓鼠,你急得要死,回头一看发现它躺在你的零食堆里嚼嚼嚼美滋滋。

后来仗是打赢了,我留在东边看门。我总觉得我老了,干不动了,想着退休回家。可是这孩子根本不知道老了是一种什么状况,总催我回来工作,说什么没有我他根本活不下去。没辙,这不,我还是回长安了。然后这家伙就没心没肺地给我来了句:“啊啊啊有您在我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去玩了!”个气人劲的,合着我工作到吐血是为了让他有时间去浪的?!有没有天理了!

这还没完,我万万没想到他还会拽着姓慕容的小朋友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我低估了他脑子里黄色废料的量,您说您正值壮年血气方刚也不该通过搞基来体现吧?!我当天晚上就把那可怜孩子安排到平阳去了。听着长安那帮无良市民哼着的损人曲子,什么“一雌并一雄,双飞入那啥”之类的,我都替他臊得慌。

不过说实话现在我和他过得很好,以前我绝对想象不到的那种好。

看着他比我年轻那么多,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想。他肯定比我要活得长,我死了之后那几十年,真怕这小子会被那群混蛋欺负啊。可是,唉,未来是他自己的呀,总归是不能跟着他一辈子。

希望他以后能好好的吧。

以上。

画女孩子是快乐之源(。ò ∀ ó。)
(请知情者不要透露真相 谢谢(ಡωಡ) 我还想做个正常粉丝)

【东晋】秋蝉的历史故事整理

目前我已经把东晋那一段时间发生的故事基本讲完了,自我感觉很圆满。按照时间线将文章暂且整理排列如下。

长日唯消棋局
(谢安个人向 微桓温x谢安 )
“今夕已欢别,合会在何时。
明灯照空局,悠然未有期。”

南风知我意
(桓温x谢安 郗超x谢玄 桓温x郗超 谢安x谢玄)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桂华
(桓温x谢安 微王珣x谢琰)
“金风扇素节,玉露凝成霜。
登高去来雁,惆怅客心伤。”

昔我往矣
(谢玄个人向 微谢安x谢玄)
“昔别春草绿,今还墀雪盈。
谁知相思老,玄鬓白发生。”

这一系列的文章都是正史清水粮食向,cp仅仅指“文中重点强调的人物关系”。人物形象均有一定的艺术加工,请不要代入真实历史。
祝大家阅读愉快。

(五胡十六国的故事还在持续装填中,我永远喜欢大秦天王.jpg)

【提问箱 第四弹】
1:会。
在魏晋南北朝背景下,洛阳和南京分别是北方与南方的文化中心。而二者因文化正统这一问题争执了很久。反正《洛阳伽蓝记》里面南北地域黑地图炮的段子让我笑到胃疼,并且深深地佩服北魏洛阳人民的嘴炮能力。(反正我再也无法直视酸奶啊鲫鱼汤啊炖肉啊这一系列涉及南北朝地域差异的东西了)
我早期的女校相关文红绸系列的明灯空局未有期一篇cp向就是洛宁。(虽然我如果现在再写这个事我八成会写成润秦,没错就是润秦在前线stjvdeybcsrujvcg。)
抛开魏晋南北朝这一时代背景,洛阳和南京的故事也可以在北宋神庙哲庙这一背景下讲述——女校世界观下熙宁变法完全可以解释为江宁(王安石第二故乡,也是他后来归隐之地)忽悠着汴梁搞变法,导致洛阳(旧党老臣退休地,司马光在这里写完了资治通鉴)反对,最后洛汴掐得一塌糊涂(新旧党争)。(而且对于宋初人物与城市的配置我私心汴姐=太祖 洛洛=赵普 江宁=李煜)(←停止你这个历同狂魔的胡扯吧!)
总之宁洛都作为当时的二线城市,可以说是处于一种微妙的矛盾中。何况后来南宋也有什么泥马渡康王以及端平入洛一类的梗。
至于长安和邺——提到这俩我已经无法冷静了!
三国时期长安遭到重创,而邺恰恰在这时崛起了。之后我们都知道永嘉以后南北分割,北方又长期东西对峙。十六国的局面是长安被动挑起的,她在对于邺而言短暂的劣势局面后快速翻了过来。
从城市性格这一方面,我个人认为长安要相对积极理性,有明确的规划和远大的理想,其军事天赋也更为强悍。邺就消极很多,而且这座城市的华美富丽之下有很多病态糜软甚至颓堕的东西。更何况北朝的邺一度处在晋阳操控下,得到自主权都是问题,更别提战略和发展了。
所以在两次真正意义上强国的对峙(前秦对前燕、北周对北齐)中,长安均在先天劣势的情况下翻盘。这一方面是由于西部政权卓越的领导者(前秦苻坚王猛、西魏北周宇文泰苏绰宇文邕基本都属于古代中国最出色的那一类历史人物)、一方面也由于他们的法制建设与创新精神。东部政权要相对短视,甚至往往难以维持政权的稳定和国家的发展。
长安对邺显然是并看不起的(西部骂东部的混话在史书上真的贼多),但她们其实曾同病相怜——她们都有在乱局中遭到重创的经历。淝水之后长安处在最低谷的时期,此时她和邺(包括晋阳)形成过短暂的联系,她们在连年战乱中都几乎被屠城。面对这一局面缺乏自主意识的邺任人摆布,长安却再次建立了后秦,恢复了关中的经济(尽管后来被京口按着打)。我相信在那以后她再也不会把邺当个人看了。
后来北魏时期平城及洛阳相继掌权,秦邺都不再是核心。但邺受到了更多来自班级的重视,她在末年继任了班长,却面对晋阳的摆布无计可施。于是长安借此机会找洛阳要到了认可,东西魏对峙的情况再次出现——此后的剧情大家就都很熟悉了。
最后邺被长安彻底抹杀,全国统一后,一切又回到了秦洛二元的格局。
这背后起主导作用当然还是地缘因素。关中的位置决定了西部最强大的城市必须处在关中平原上渭河畔的位置——时至今日,西安不仅在陕西省绝对领先,在整个西北都是核心的地位。东部的平原地貌加之以不断改道的黄河则使得此地城市的发展相对平均且不稳定——如今河北河南二省之省会面临的尴尬情况大概就是这个原因。

以及我必须吐槽原作的一点——长安和邺的矛盾真的不是因为佛教闹起来的。前后秦长安的佛教相当昌盛。别的不说,自行百度一下鸠摩罗什的履历你们就都会知道长安对佛教发展有多大贡献。在我看来,佛教在北方发扬光大很大程度都是因为这俩政权的官方推广。就算是在北周都有大量的佛像出土。
佛教真正的高峰还是在北魏洛阳,龙门石窟以及永宁寺足以证明这一点了。
北周的灭佛行动是长安出于理智的考量,她只是在削弱影响到世俗运行的佛教势力,和平城那种失了智的行为完全不同。在女校设定里也可以理解为本就是儒家与法家思想的长安在度过乱世的痛苦迷茫后重新有了对世俗的信心,所以就把佛教丢开了。
不过说邺是佛教中心并不为过,北齐佛造像很美,我真的想prprpr(你冷静!)

2:我对他的看法相当复杂。
这个问题我在南风知我意的正文和杂谈两个部分都表示过,相信您能理解我的看法。概括来讲,它分为两方面。
从历史的角度,我无疑会对他的行为持批判及否认态度。我有明显的民本思想,但他膨胀的野心以及缺乏思考的行为导致民生受到了严重损害。太和四年以后的桓温真的某种意义上算大奸大慝,具体事件我就不多说了,太糟心。
从文学的角度,我很欣赏他的人格。他的故事太具有传奇性和艺术感,在整个东晋时代,甚至超越这个时代都极具感染力。而且这个人有真性情,我们也能从他的灵魂里看到洁白而珍贵的光辉。
或者可以这么解释,我鄙薄他所做的某些事,却喜爱他这个人。这家伙,真是个迷人的混蛋啊。